网站首页 > 关注 正文

一只垂死的狗

   2020-01-06 03:12:17 作者: 来源:丹东新闻网

我是一只狗。一只饿得只剩下皮包骨的流浪狗。

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三年了,三年的时间让我给自己取了一个很不错的名字-----不是狗。管自己叫不是狗,就是要时时刻刻地提醒自己不再是一只流浪狗。

冬天了。寒风狂扫着我的身体,阴沉的天空笼罩着这条大街。我哆嗦哆嗦地趴在石板凳下面,眯着眼,藐视着每个路人匆匆而过的脚跟,不以为意,然后很潇洒地望着对街烤鸭店橱窗里的烤鸭,我困难地咽了咽口水,不屑一顾地转过头。

天气越来越冷,我的身体也越来越抖得厉害,全身的力量也在渐渐地流失,连站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,想要再像以前般发出雄厚的声音,结果却发出了轻微的“呜呜”声。我想我很快就要去见耶稣了。

“呜呜。”(上帝呀,救救我吧。)

从不相信上帝的我,现在竟会乞求上帝的解救。于是我便更加卖力的“呜呜”起来了。

“妈的,臭狗,连我你也敢碰,不想活了吗?”oh no。我不小心碰到了站在我旁边的路人的皮鞋。路人说着便在我的腹部狠狠地踹了我一脚,妈呀,顾不得割心的疼痛,惨叫着在地上滚了两圈。

眼皮越来越中了。也许是上帝听见了我的哀求,蒙胧中我看见了天使向我走来,近了近了。原来天使是一位打扮得很质朴的上班女郎。不管了,不管她是天使还是上班女郎,现在的她是我的希望,于是我拼命地叫着她。她似乎发现了我,她并没有绕道而行,而是加快了速度走来,看来上帝还是眷顾我的。

她走了过来,我用哀求的眼神望着她,以求同情。出乎意料的是她向我吐了口口水,骂了句“色狗”,便急急离去,留下了一堆我听不懂的脏话。

这时的我,像掉落谷地的微小生物,没人理会,感到腹部又是一种疼痛,视线也渐渐模糊了。我不再乞求,茫然的看着路人的影子长了,又短了。

尘埃覆盖了我的身体,寒风涤洗了我的灵魂,我知道我不再属于这个世界,我要离开了。

离开,是一种解脱。


相关阅读:
北京展览公司 http://www.omaten.com/beijing/
分享到: